当前位置:

主页 > 危机公关 >

凯撒与他的战略思想(下) | 战略与战略思想史话

上期已经简单介绍了凯撒和他的《高卢战记》,并且总结了凯撒战略思想的几个方面,本篇文章我将继续介绍凯撒战略思想其他几个方面。


5.要利用事实,打破敌人的谣言。战争中,谣言可以被作为工具,用来激发本方士兵对敌人的愤慨。凯撒特别善于利用事实打破敌人的谣言。及尔哥维亚(Gergovia)战役前,爱杜依人李坦维克古斯(Litaviccus)派使者在爱杜依全境活动,用骑兵和领袖们遭到凯撒屠杀的谣言来鼓动爱杜依人复仇。凯撒知道后,让谣言中说的那两个已经被杀的人在爱杜依军队前来回活动招呼他们的族人。谣言因此被拆穿,爱杜依人的军队于是向凯撒投降请求宽恕。拆穿谣言使凯撒避免了一场不必要的战争,同时换回了爱杜依人的信任。利用谣言打击敌人,是战争中常用的手段。在当代社会中,谣言可能会损害组织机构的形象,危及组织机构的运营,甚至会造成社会的恐慌和不稳定;但是,谣言是人类社会中不可能被彻底消除的一种现象,消除谣言、战胜谣言的方法,是事实与理智。借助事实与理智,与谣言做斗争,也是当代公共关系的一个重要方面,或者更具体地说,是危机公关的一个重要方面。


6.在关键时刻,要捍卫统帅绝对权威。在打败厄尔维几人之后,凯撒应高卢地区各部落的请求,要求侵入高卢地区的日耳曼人的国王阿里奥维司都斯(Ariovistus)不要带更多的人渡过莱茵河进入高卢,并且要求其归还高卢人的人质,不要再对高卢人发动战争,阿里奥维司都斯傲慢地拒绝了条件。面临即将开始的与日耳曼人的战争,凯撒的士兵们对传说中勇武的敌手感到恐惧、军心动摇,有些士兵对进军的时间、路线和目的议论纷纷。凯撒注意到了这种现象,迅速召集了各个百夫长(罗马军团里战斗一线的实际指挥者),激烈斥责他们,特别责怪他们竟然把军队开到哪里去和开去做什么认为是应该由他们来过问和考虑的事情。凯撒用激烈的言辞,要求百夫长和士兵们信任他的统帅能力。他不失时机地捍卫自己的绝对权威,并进一步通过演讲,鼓动和振作了军团的士气。由于环境不同,遇到的问题不同,凯撒的这种做法,可能在其他情况下不一定正确。但是,作为一个战略家,凯撒在当时危险局面下的选择,无疑是正确的。


7.要充分注重后勤保障。在准备与厄尔维几人开战之前,凯撒每天都会催索高卢人向他的部队供应粮食(此前高卢人曾以国家名义答应过他)。在追击厄尔维几人的过程中,为了能够按时发放士兵口粮,凯撒认为粮食问题必须解决,所以非常明智地暂时放弃了对厄尔维几人的追击。他命令部队转过头前往高卢爱杜依邦最大的、积储最充裕的市镇比布拉克德,并在去往该镇的路上伏击了追击而来的厄尔维几人。在对待后勤保障这一方面,凯撒显示出战略家的一个典型气质——冷静而沉着。


8.兵贵神速。凯撒在认为时机合适时,会尽快出兵(尽管不一定求战),从而在战略上威慑敌人。公元前57年,高卢比尔及(Belgium)地区的各部结成同盟反对罗马,凯撒得到消息后,很快准备好粮食,旋即率军出其不意地进入比尔及地区。用凯撒自己在《高卢战记》中的话说,其速度之快出乎人的意料之外。公元前52年,在阿来西亚(Alesia)战役前,爱杜依人厄朴理陶列克斯(Eporedorix)和维里度马勒斯(Virdomarus)带领爱杜依人在诺维奥洞纳姆(Noviodunum)起事反对罗马,凯撒知道后,认为必须赶快争取时间。他冒着里杰尔河涨水的风险,在敌人聚集大量人马之前,在河上架设了桥梁,将军团安然带过河去,从而在战略上把握了战机。


9.兵不厌诈,瞒天过海。凯撒特别善于使用计谋欺骗敌人。尽管在这方面的手腕大多属于战争中的技术层面,但是凯撒对计谋在战斗之外的运用,则使它们具有了战略特征。及尔哥维亚战役之前,维钦及托列克斯的部队拆除了厄拉味尔河(Elaver)上的桥。凯撒为了使自己的军队能够渡过河去,他故意将营地安札在一片林中,正对着维钦及托列克斯已经令人拆毁的一座桥。然后,他将两个军团隐藏在林中,令其他军团拉开队形,沿着河流远远离去。待维钦及托列克斯的军队被引开后,那隐藏起来的两个军团便连夜修好了桥,凯撒随即令其他军团返回,全都安全渡过了河。这是类似古代中国兵法中的“调虎离山”之计。类似的诈术,凯撒在战斗之外,为了赢得战略机会和优势,曾多次运用。


10.实力相当的战役,可将部队“置之死地而后生”。在与厄尔维几人进行山地决战之前,凯撒首先将自己的坐骑送到很远的看不见的地方,随后又命令,把所有士兵的马也都送到远处。当然,他这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安排,并非是盲目的,而是在做了充分战争准备之后才实行的。凯撒的这一做法,暗合了中国古代军事家“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战略思想。


11.如果对手是由多个同盟者构成,可设法瓦解同盟。公元前57年,在高卢比尔及地区的各部结成同盟反对罗马之后,凯撒先派狄维契阿古斯(Diviciacus)和爱杜依人进攻俾洛瓦契人(Bellovaci)的领土(这一安排实际上使用了类似中国古代“围魏救赵”的战略)。俾洛瓦契人是高卢比尔及同盟军里最主要的一部。当战争开始后,他们知道自己的领土受到攻击,便先行撤出了战斗。俾洛瓦契人的率先撤离,很快造成了高卢比尔及同盟军的分崩离析。凯撒由此赢得了比尔及战争中的阿克松奈河(Axona)之役。


12. 坦诚对待将领。凯撒发现狄维契阿古斯(此人对罗马非常忠心)的弟弟杜诺列克斯(Domnorix)与厄尔维几人暗中相通,他并没有简单地处死杜诺列克斯,而是找来狄维契阿古斯谈话,告知其弟的通敌行为,最终又在狄维契阿古斯的请求下,饶恕了杜诺列克斯。当然,凯撒同时要求杜诺列克斯不要再犯错误。凯撒的审慎与坦诚,使他赢得并强化了狄维契阿古斯对他的忠诚。狄维契阿古斯在厄尔维几战役中起了重要作用。


13. 激发战士的荣誉感、勇气和信心。凯撒非常善于通过演讲、谈话等办法激发士兵的荣誉感。在危机时刻,凯撒能够身先士卒,战斗在第一线,从而极大鼓舞士兵们的勇气。公元前57年比尔及战争中,凯撒的军团受到高卢纳尔维人(Nervii)、维洛孟都依人(Viromadui)、阿德来巴德斯人(Atrebates)的偷袭围攻,军团仓促应战,在几乎溃败之际,凯撒冲到了战斗前线,令士气大振,稳住阵脚,从而扭转战局,获得了决定性的大胜,彻底消灭了纳尔维人。萨比斯河战役在整个高卢地区引发了巨大震动,凯撒从此更加威名远扬。罗马元老院为庆祝凯撒的胜利,决定为他举行十五天谢神祭(其规格超过了庞培在东方大捷后举行的十天谢神祭)。及尔哥维亚战役初期中,因为部分军队士兵不听指挥冒险进攻而失败后,凯撒一方面严厉斥责士兵们的不守纪律,一方面在谈话结束时鼓励士兵千万不要沮丧,也不要将因为地形不利而造成的损失归之于敌人的勇敢。


14. 争取、维护同盟者。凯撒非常善于在战略上争取同盟者。他争取同盟者的办法很多,有时用武力胁迫,有时用奖酬利诱,有时利用政治外交手腕,有时依靠自己的权威冲裁同盟者内部的纠纷。比如,在及尔歌维亚战役之前,为了争取爱杜依人,使他们投入到罗马对付维钦及托列克斯的战争中来,他仲裁了爱杜依人内部两个首领的王位之争,叮嘱爱杜依人忘掉纠纷和嫌怨,停止一切争执全心全意地投入到战争中来。取得阿来西亚战役的胜利后,凯撒饶恕了爱杜依人和阿浮尔尼人(Arverni),其余那些反对罗马的高卢部族俘虏则作为战利品分配了全军。他饶恕爱杜依人和阿浮尔尼人,正如他自己在《高卢战记》中所写,是企图通过这些人把他们的国家重新争取到罗马这边来。


15.战后处理和安置失败者要有远见。在公元前58年打败厄尔维几人之后,凯撒令他们回到原来居住的地方,将已经被烧毁的市镇和村庄重建起来。这一措施,具有明确的战略目的,就是避免莱茵河对岸的日耳曼人进入这片沃土。这一措施,充分显示了凯撒的深谋远虑。公元前57年,在萨比斯河打败纳尔维人之后,援助过纳尔维人的阿杜亚都契人(Adustuci)向凯撒投降,凯撒同意在他们交出武器后不再攻城。他回答他们说,如果他们在撞锤没有触到城墙之前就投降,他就会保全他们的国家。(不过,在投降后,阿杜亚都契人起兵反叛,偷袭凯撒,被凯撒打败,约四千人被杀。)在对待阿杜亚都契人投降这件事上,凯撒的战略思想与《孙子兵法》所倡导的“全国为上,破国次之,全军为上,破军次之,全城为上,攻城次之”的战略思想不谋而合。由此可见,中国和西方的战略思想自古就有很多是相同或类似之处,思想与智慧是可以超越国界与时间的。


分享